当前位置:首页 > 校务公开 > 教工之家
疫情是块试金石
——社区防控日记
发布时间 : 2020-03-20        阅读次数 : 236
(通讯员 刘拥军) 3月12日,早班。九点多钟,卡口出现了一辆电动三轮,原来周强又来送菜了。这次他拉的货很多,主要是莴笋、白萝卜、胡萝卜、土豆、球白和酱香干,少量的五花肉、草鱼,居然还有咸鸭蛋。同班值守的帮忙分发,周强打电话联系和收账。这时,沙棉点上卖菜的余顺龙师傅也踏着三轮送菜来了:两位好人聚头,机会难得。我赶紧给他们了拍几张照片,留着纪念。
   周强的事迹我前日已经记录,今天又遇到“社区好人”余师傅。我与余师傅相识是此前在沙棉东片居民生活小区值守时。他是那个老旧片区的租户。那天海南捐赠的蔬菜分到这里有线椒41箱、泡沫盒装的小西红柿有204箱,都堆在小区大门口。要转移这些物质,光靠我们几个值守是不行的;再说居民成分复杂,不按照秩序分发可能出问题,网格员左惟芬和小区值守负责人肖凯犯难了。关键时刻,社区的蒋海星和陈洁两位负责人来了。她们对社区情况比较熟悉,于是找到余师傅,请他用三轮车帮忙运送。我们负责上车,肖凯和左惟芬在楼栋前分发物资。那天忙到晚上六点多钟才完毕。
   余师傅才五十五岁,但岁月在他脸上留下深刻的痕迹;不高的个子、微微驼起的肩背、默默无闻的装卸、时不时发出的哎哟嘿,都透露出他淳朴、善良、实诚、吃苦耐劳、甘于奉献的品格。据余师傅老伴李海珍说,余师傅早上三点多钟就起床,戴着棉帽、口罩、红袖章,迎着寒风,骑着三轮车到两湖批发市场去采买。市场采购的人很多,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早上七点钟左右才能回小区;来回四十多里,浑身早已湿透。除了集中采买,他还在儿子帮助下,承接少部分网购的配送任务。
   2月29日晚,我值夜班,细雨纷飞。晚上九点半了,余师傅还骑着电动摩托车将面粉和蔬菜送到三医院宿舍区大门口的值守点。订购物资的居民打着伞来领取,而余师傅却在纷飞的细雨中耐心等待着。昏暗的路灯映照出他的剪影,霓虹灯的华彩披落在他的身上。为了战“疫”胜利,封城封路封小区,居家一月有余,城区70多万人的生活物资保障就靠他们配送,正是无数的他们,温暖着疫情之中居民的心。余师傅的身影,他有求必应的工作态度,总让居民们感到心里踏实;他朴素的衣着、憨厚的笑脸、微微驼起的肩背总留在我心里。
老余走后,周强与我攀谈起来,说到了此次疫情中最可怜的是独居高龄老人。他说他所在的小区有一位90多岁的老妇人,一天晚上,七点多钟出来了,拄着拐杖颤巍巍地来到了他帮助送货的小超市门前,说是家里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了。老板是个善心的人,除了收取老人米和油钱外,将准备配送的肉和蔬菜装了一塑料袋,托周强送到老人的家里去。周强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我还得知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都还很小。他为自己,为家庭,也为了大家,在风雨中奔波。
   晚上11点钟,我下班。前天写周强的文章在《语文报》“战疫”专版上刊发了,我赶紧把文章转给了他。不一会儿,周强回信了,说真是很惭愧,其实还有很多人比他们要做得更好。我相信他的话,网上传递的武汉快递哥、社区志愿者的感人事迹令人泪目。我作为教育工作者,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为人父者的言传与身教”。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疫情之中还有如此龌蹉之事,我是从与社区工作人员闲聊中得知的。就在沙市区定点隔离区美江山国际酒店里,被隔离的市民中,有人对参与一线防控的医务人员百般刁难。好吃好喝伺候着,开水不喝,要喝纯水,甚至是可乐等饮品;身穿厚厚“铠甲”的医务人员,在电梯封闭的情况下,扛着一箱纯水,爬到八楼、九楼,仅仅为了自己的一口纯水,而让我们的医务人员负重爬高,还冒着极大的风险。据说一位老姨妈,在隔离的第11天叫喊着浑身不舒服,要做全面检查,救护车、医护人员奔前忙后,所有检查完毕之后,说自己很舒服了;前几天,社区工作人员到隔离区去接一对母子回家,通知的是早上八点离开,结果她死赖着不走;心安理得把本属于医护人员的中午盒饭吃完了才离开;最后她跟人说:我总得吃了早餐、中餐再走吧……
   疫情面前,有的人在奉献,在牺牲;而有的人在发国难财,在占国家的便宜,在摆官员的臭架子。人说“疫情是块试金石”,疫情之下,我们既看到了人性的光辉,也看到了人性的卑劣。
 
  
版权所有 betway体育滚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北京中路183号 邮政编码:434000
为了达到更好的浏览效果,请使用IE11浏览本网站